你有多久没有被游戏感动过了?逆水寒三周年,不毁初心,依然热泪

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电子游戏不仅仅是一种陪伴,更是一种成长,是一种见证了我们回忆的载体。它在我们的生命里刻下痕迹;很多时候当我们回顾我们的故事,那些在我们记忆里刻下深深烙印的游戏,与他们故事里的人物,会生根发芽,在某一个深沉的夜晚,倏忽的回到我们的身旁。

恍惚间,就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那个时候,时光的旧马车走的摇摇晃晃,我们在斑驳的树荫下,手里拿着散发着油墨气息的《四大名捕》,幻想着某个时刻,大师兄成崖余会从头顶一跃而过。

没由来的想起,似乎自我从《逆水寒》的山门下山踏入江湖,也已经有了三年之久。不过想来我在游戏里的德行和水平,如果师傅他老人家真的在世,恐怕也只会说上一句:“将来你若是惹上了麻烦,不要让别人知道我是你的师傅”。

你有多久没有被游戏感动过了?逆水寒三周年,不毁初心,依然热泪

作为一款武侠MMO网游,在如今手游当道的日子里,《逆水寒》这款饱受质疑,却仍然熠熠生辉的游戏,也终是依靠着它最为出彩的美术和剧情,走到了三周年的路口。

从三年前的初入汴京,到现在跨越半个大宋深入苗寨;我们这群越走离师傅越远的游侠儿纷纷长大。我想如今的我们有资格在屏幕前怀念惆怅,也有资格说无数的话唏嘘。

对于即将到来的《逆水寒》三周年,我想每一个曾经踏足过这片江湖的玩家,都会有自己的坚持和主见。然而在纷扰嘈杂的争论中,我却总是能听见一个统一的声音:逆水寒,讲了一个好故事。

是啊,在如今这个手游大行其道的环境里,已经很少能够听得到这样的评价了;玩家来了又走,急匆匆的前往下一个爆火的游戏狂欢。开发商恨不得把SKIP贴在最显眼的地方,让你跳过一切的内容直达充值的入口。

好在《逆水寒》还在,大宋的江湖也还在。

你有多久没有被游戏感动过了?逆水寒三周年,不毁初心,依然热泪

我可以这样来形容《逆水寒》的故事:两支完全由弓箭手组成的军队,他们站在射程之内,各自只带了一支箭,没有任何隐蔽物;而在军号响起的时候,他们的箭都已然离弦而出,于是故事的结局在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划定。所有人只是站在那里,听着箭刺破风的声音。夕阳在天空中缓缓西沉,箭雨交错而过,奔向各自宿命的终点。

而这个故事里的所有人,只是挺直了脊梁,在默默的等待着。

在《逆水寒》三周年的江湖,这样的故事仍然悄悄演绎着。而这些,也构成了这片江湖的每一片血肉,每一丝风云。也许是因为脱胎于温瑞安老先生武侠作品的原因,《逆水寒》的故事,大都极力的做到了反人设和反经典的武侠设计。并非是为了俗套而俗套,也绝不会为了煽情而煽情。当断则断,该死则死。孩童不代表天真无邪,少女不一定为爱而生,兄弟不代表肝胆相照,江湖与庙堂不再是表里的背景。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反武侠,在《逆水寒》的故事里,“我才会带着师父的期许和担忧走下山去,走进江湖里,而在江湖里,一柄长剑一身蛊毒的游侠儿晃晃悠悠。他在师兄叶问舟的照顾下慢慢前行,在旗亭酒肆与一方豪情却闲云野鹤的大哥戚少商,文韬武略却报国无门的二哥顾惜朝义结金兰。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反人设,顾惜朝才会为国效忠不惜痛下杀手,在连云寨兄弟反目、同室操戈。在大理,在苗寨,在万毒崖,游侠儿一柄长剑一身蛊毒,依然摇摇晃晃。

你有多久没有被游戏感动过了?逆水寒三周年,不毁初心,依然热泪

这便是《逆水寒》故事的独特,女人不用温柔持家,即使为娼妓也可坦荡豪迈,光明磊落。主人公不必正义端直,自不需成为大侠强者;应有偏执残缺,愤怒狂热。

而在即将到来的三周年,我依然期待着,属于我自己的故事和这片江湖的延续。

你有多久没有被游戏感动过了?逆水寒三周年,不毁初心,依然热泪

在接下来的故事里,江湖与庙堂,表与里。一生行侠仗义、光明磊落,到头来却落得无辜的生命为他白白牺牲的戚少商在别离与痛苦中开始责问。奉命追捕前者,却处处手下留情,为百姓立命,甚至为保护戚少商而受伤,为了众人谋求生路而抗命的神捕刘独峰,在思考,在决断。当朝廷之法与皇帝圣命的恪尽职守变成愚忠,当奸人把控朝局,皇帝昏聩不明,他坚信的忠义又能否算得上是忠义?

这便是《逆水寒》三周年的故事,是独属于逆水寒式的残忍与悲剧。

他实际上依然等待着并期望着。对刘独峰依然抱有敬意。所作所为乃是为了自己的公理,阻止所有人都不幸的结局。没错,戚少商毫无疑问是正义。

然后,刘独峰毫无疑问也是正义。为了不让人们再因为战乱而悲伤,为了保护这个朝堂他绝对不能放弃追捕。所以,他必须和想要生存下去的戚少商战斗。欢迎来到正义和正义厮杀,正义和正义相对。败者失去一切,胜者也得不到祝福的——毫无疑问也毫无意义的故事。

你有多久没有被游戏感动过了?逆水寒三周年,不毁初心,依然热泪

而在坚毅的主线故事之外,真正赋予这个游戏江湖气息的,确是那些你不经意间路过的边楼,无心插柳扶起的女子。那些兄弟情义儿女情长,让这个冰冷如铁的故事,多了一丝暖意。

阿沁与长风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一个浪迹江湖,寻找自己师父的女孩,不断成长的武功与每到一地都能收到来自师父的书信。一个为了保护徒弟而只身入险被人暗算,最终身受重伤,离开人世的男人,临终前编纂好的书信和一个为了保护徒弟而编织的善意谎言。

你有多久没有被游戏感动过了?逆水寒三周年,不毁初心,依然热泪

雨眠与俞青的折取春色第一枝。俞青和施雨眠两位本应在最好的年纪结为夫妇的佳人,却因战争而离别离。六十年,俞青独守雁门关却落下半生苦痛和欺骗;六十灯,施雨眠北望日夜盏盏长明,甚至为了自己的爱人甘愿毁花坏容。阴差阳错,就是六十年时光的毁损。最终,那一支在春天里折下的花,在扰扰马足车中,被岁月无情,暗消年少。

你有多久没有被游戏感动过了?逆水寒三周年,不毁初心,依然热泪

不知名老者的岁月神偷。一个普通的江湖游侠儿,一把普通的木剑,一段普通的人生之旅。没有波澜起伏的豪情,没有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的沙场。宛若真正的人生,普通,平和,却充满艰难和苦痛。如果人生可以从头来过,你希望的是什么?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你有多久没有被游戏感动过了?逆水寒三周年,不毁初心,依然热泪

这便是江湖。带着一抹的尘世气味。

在三周年新的奇遇与故事里,在新的流派鸿音的琴弦声中,四散开来;在这弦声里,有鸿音流派百年的千悲万恨,甲马声骈阗;有在风雷引中,困于证道的琴师;有一壶浮生,旧忆入怀的故人自黄粱一梦中来,也有在大理主线中舍生取义,自刎于三塔之下的刺客兄弟,他们背后红尘里的百态与心意难平......

你有多久没有被游戏感动过了?逆水寒三周年,不毁初心,依然热泪

这便是《逆水寒》故事的独特,也是《逆水寒》能够走到三周年的命脉;并不是简单的大侠与空洞的江湖。《逆水寒》故事讲述的,是一个每一个人都在求生的故事,一个所有人一开始就已经站在战场中央的结局。是自我救赎,探求,反抗和爱情。

《逆水寒》三周年的故事,带着一如既往的江湖气息徐徐展开。一如路边茶楼上的说书人在在瓢泼大雨中敲响了惊堂木。

各位同门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请上座。

这里,茶水正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