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悬崖之上》,张艺谋的冰与火之歌

当初看《悬崖之上》剧版《悬崖》的时候,革命夫妻错位戏是一大看点。张嘉译老师最牛的地方就是演大人物像本色出演,演小人物也能深入灵魂,这一点跟《悬崖》里饰演大反派的倪大红老师不谋而合。

咏梅老师那会儿还没凭借《地久天长》拿到影后,但依然在我的心头爱宋佳面前,入木三分地演出了另一种深沉的女子豪情。

电影《悬崖之上》,张艺谋的冰与火之歌

电影《悬崖之上》上来就夫妻情侣互换搭档,秦海璐跟朱亚文是实打实的姐弟组合,而张译带着刘浩存饰演的小兰,怎么看都像父女档,我的意思是即使你没有看过张艺谋导演的《一秒钟》。

刘浩存是张艺谋的心头爱,这没什么难理解的。那张绝佳比例的小脸天生就适合上镜,静如秋水的两只大眼睛在镜头前眨巴,任谁都忍不住心泛暖意。在冰天雪地里,在肃杀的氛围里,这女孩只要出现就会无端增加一层洁净感。

电影《悬崖之上》,张艺谋的冰与火之歌

《悬崖之上》既然打上了张艺谋的名字,那就一定是张艺谋的风格。张艺谋总是在追求某种形式上的极致,和永远不变的新鲜感。《悬崖之上》全程冷硬肃杀,全程雪花飘飘,冰天雪地里的战斗和革命热情是整个片子最鲜明的气质。

电影一开场,先是一场惊险接头,接着就是特务行刑。冰天雪地里特务们用酒精做掩盖,但掩盖得了血腥味,掩盖不住罪行,无处不在的大雪让这个地方有一种诡异的寂静。

寂静代表着压抑,二组秦海璐饰演的王郁和朱亚文饰演的楚良,与假扮同志的特务执行任务前有一场饭局,窗户外是白茫茫一片寒天冻地,里面是咖啡热汤水晶杯,暖黄色的光线营造出暂时的温暖。

到处都是对比,到处都是隐喻,冰与火之歌注定悲怆。

电影《悬崖之上》,张艺谋的冰与火之歌

在这地方长大在这地方生活本身就很难了,这里还有最惨烈的战斗,阴谋和流血,尤其如此,才更衬托出先烈们最深重的信念和牺牲。而所有的这些都被裹在似乎永远过不去的天寒地冻里,直到光明来临,阳光普照。

孩子是永远的光明,电影的最后,于和伟饰演的周乙找到了张宪臣的孩子,并把他们带到王郁面前是全片天光最好的一次,而这也是周乙和周乙们坚持的意义,给人带来希望。

电影《悬崖之上》,张艺谋的冰与火之歌

秦海璐饰演的王郁,跟张译饰演的张宪臣是一对工作成熟的革命夫妻,一开始的组员分配活动,王郁跟楚良(朱亚文饰)一组,张宪臣带着小兰,这样的分配小兰不解楚良不满。王郁给他们解释说,暴露后以防叛变。

这是最有效的说服手段,也确实是原因之一。没有说的原因是,这样做最起码能够活一个。所以,楚良跟小兰的告别是小情侣浓情蜜意的留恋,而王郁跟张宪臣的约定却是,谁活着谁去找孩子。

电影《悬崖之上》,张艺谋的冰与火之歌

张宪臣真是硬骨头。谢子荣(雷佳音饰)的叛变是一次对求生本能的妥协,枪声一次接一次地响起,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在最后一刻,谢子荣选择了生,背弃了组织。他当然是叛徒,但我们的唾骂又能有多理直气壮呢。

但我们对张宪臣由衷地敬佩,深深地感怀。做到一般人做得到的没什么稀奇,稀奇的是做出那些非人的坚持,受尽折磨,誓不改志。一个共产党人能有多坚持多能抗,张宪臣就能带给全天下的人多少希望。

张宪臣被折磨的身躯,是每一个人的良知。

电影《悬崖之上》,张艺谋的冰与火之歌

潜伏在特务中的周乙同样身在炼狱,张宪臣受刑后要“废物利用自己”,周乙最终选择了接受,一遍遍问张宪臣的遗言,一遍遍敲打着观众的心。

相关阅读